财新传媒

沈明高:民间资本的发展趋势

2012年09月04日 16:23 来源于 财新网
第三个就是银行不良贷款的上升,这个实际上是中国经济放慢的一个必然要面临的一些问题。这个恰恰是我们中国转型必须面临的问题
在8月31日的中国经济季谈上,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就民间资本的发展趋势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沈明高: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再来太原跟大家交流一下关于经济,特别是大家关注的民间资本的一些未来的可能的出路或者是可能有一些什么样的趋势。

  我今天来主要还不是我讲一点我的看法,也希望听听大家在座各位的一些看法,我们希望能够做一些讨论。因为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短期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是我觉得未来十年确实是民间资本能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出路,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经济未来十年是不是有活力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特别希望新的政府在未来十念威民间资本提供一个更大的发挥作用的空间和舞台。

  我想大概有这么两三十分钟的时间,介绍三个方面的看法。第一个就是经济的走势,我也是研究宏观经济的,第二个我想谈一下未来十年可能的投资机会在什么地方,当然就是说一般地来谈。第三点就想谈一下我对民间资本未来出路的看法。

  第一个就是中国的经济或者全球的经济,现在到底怎么判断。我觉得在去年下半年就在我们预料之中,去年下半年我去企业、地方做调查,就发现尽管宏观数据看得不错,还在9%、8%的以上的增长,企业层面的感受从去年下半年就明显恶化,去珠三角、长三角,很多告诉我们从08年底更严峻。这个数字一直没有在宏观层面上反映出来,一季度8%以上,二季度一下掉到7.6%,我个人感觉到二季度的GDP没有到7.6%,根据用电量、银行贷款、货运量等等其他指标的测算,我们判断二季度的GDP指标只有7%,或者甚至不到7%。这里面存在一个数字统计上的一些误差。

  中国经济现在要做一个判断,就是说会继续往下滑,还是会有反弹,还是会有什么样的趋势。我们的判断是短期,比如说到四季度有可能会略有反弹,我们三季度的GDP跟二季度基本上持平。持平这就不太好说,按照官方公布的数据,三季度可能7.6%、7.5%,可能就持平。但是真实的增长可能就7%左右。四季度,大宗商品掉的比较多,库存去的比较多,四季度会有一个温和的反弹。这个反弹或许会舒适持续到明年上半年。但是我们尚未认为中国暨南大未来三到五年中国GDP在6%到8%之间。如果政策不好,中国GDP到6%完全有可能。如果我们政策处理得当,外部环境配合中国经济未来会保持在7%左右的增长。这个判断里面有很多原因,现在也有争论,比如林毅夫教授,他比较乐观,他觉得中国经济未来在一二十年增长8%以上,没有问题。他有他乐观的理由,但是我也在国务院和国务院发展研究副主任刘世锦讨论过,他说三年之后中国GDP会6%。我过去就认为6%到8%之间是可持续的。我们看到很多国家,全世界从1920年到现在,经济增长保持8%以上连续三十年的国家,或者经济很少,这在我们之前只有韩国和台湾,中国大陆现在也是持续了三十年的高增长,这里面有它的必然性。中国更多的增长是由投资拉动的,未来调整的幅度可能更大。整个经济增长太紧。今年各个地方公布的市场刺激计划,我认为这不是刺激计划,是地方政府在政府环节结束以后,又推出了这样那样的投资的计划,那么可以看到地方政府还在沿着原来的路继续走下去。现在和08年有重大的不同,第一我们的基数已经高了很多,在基数上保持高的增长本身就很难。

  第二个我们政府也好,企业也好,负债率高了很多,举债负担很高。

  第三个产能过剩,山西主要是产煤,原来一直觉得中国的瓶颈是能源,只要中国的GDP往8%以下慢煤就会多,慢到7%的话,现在是煤多、钢铁多、水泥多,过去投资多就多,再滑下去家电、汽车你会看到更多产能过剩。这个产能过剩我觉得是对过去一种高产能投资的一个纠正,这个纠正是好的,使得未来投资可能变持续。在这个纠正过程中经济放慢是不可避免的。从这个角度来讲,风险有,但我们基本看法是硬着陆不会发生。主要原因是政府的政策工具。中国政府搞一次新一轮的刺激,像08年的刺激,中国的很多地方政府就有可能像希腊一样过度举债导致地方政府的债务恶化,再到这个时候再收拾残局的话,代价就高了。我倒是觉得中国现在处在个比较关键的时候,你往那里走,往后退就回到原来的刺激计划,往前走就是改革。改革要改什么?我们稍后讨论。目前的情况下为什么说中国经济中期来讲会放慢到6%到8%。还有一个因素是外部因素,欧洲和美国。欧洲的经济我们现在判断存在一个失去十年,日本已经失去二十年,日本十年才增长4%多,两个十年加起来就10%点多。欧洲的话存在一个失去的十年。欧洲没有最大的问题看不到明确的解决方案。现在欧洲问题严重一点,政府多使把劲,多给点钱问题缓解一些,然后再恶化。现在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比较大,欧元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会不会崩盘,如果欧元区崩盘,小国就会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如果德国恢复它的货币的话,对德国的经济也是很大的打击。把欧元区搞成一个美国一样的联邦国家,像中国一样的的话,德国就相当于一个沿海的省份,要多交税给中央,中央通过转移支付补贴希腊、西班牙这些国家,德国的老百姓会不会同意?这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德国人说为什么我们要支持他们,我们工作比他们勤奋,退休年龄比他们长,我们的效率比他们高,再加上文化上的差距。所以德国的问题短期没解。唯一的办法就是勒紧裤腰带,看这个债务能不能逐步化解,重新有一个开始。德国今年是负增长,我们现在欧元区是负增长,明年还是负增长。这个使得我们对欧洲的出口大幅度下降。7月份超过了-10%以上的增长,这是直接的影响。

  第二个美国,美国经济相对于欧洲比较好,美国我觉得经济上还是有一定的优势,现在房地产的价格已经快接近底部,有的已经反弹,美国有页岩气,页岩气迟早会和中国的煤产生竞争,特别是页岩气相关的化工和煤、油相关的化工是直接的竞争。如果页岩气开发完成,美国未来能源可以自给自足,没美国能源价格的下跌可以弥补它的人工的价格,美国存在一个再工业化的可能性。再工业化什么意思?它的制造业再度发展,中国产生竞争。美国有自己的优势,也有自己的问题,叫财政悬崖。它的债务很高,未来只能把债务降下来,降下来的过程就是政府勒紧裤腰带的过程,会导致经济放慢。基本上美国可能不会失去十年,但是美国未来十年低增长的可能性很大。中国未来十年的环境和过去三十年的环境截然不同。如果从这个角度讲维持过去三十年稳定的增长环境比较困难。这是对中国经济的简单判断。

  中国经济如果放慢带来的问题就是很明显的,就是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某些地方某些局部可能会出现一些企业倒闭,就是说在握看来对中小企业存在一个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出口型中小企业,不可避免会存在一个去产能化,有一部分中小企业会倒闭,这个倒闭带来失业,制造业的就业很难再继续增加。

  第二个问题一些企业特别像国有企业,或者是一些大型企业甚至可以出现亏损,九十年代国有企业亏损比较正常,后来国有企业改制就出现盈利,有没有可能出现新的国有企业亏损。

  第三个就是银行不良贷款的上升,这个实际上是中国经济放慢的一个必然要面临的一些问题。这个恰恰是我们中国转型必须面临的问题。

  第二个想讨论一下未来到底中国靠什么来发展。过去中国经济的三大支柱,一个是出口、第二个是基础设施、第三个是房地产。那么这三个支柱现在它的动能、动力已经到了一个最高峰,开始逐渐走下坡路,中国经济现在真正意义上要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替代老的增长点,所以也有的人说中国经济怎么样在放慢的过程中在经济底部转化发动机,如果能够成功,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到二十年保持6%以上的增长可能性很大。从这个角度讲对中国很有信心。中国未来新的增长动力在哪里?未来的投资机会是什么?我们做一些方面未来新的增长点在哪里?在我看来就是三个方面,一个就是机械化,或者叫自动化,这是制造业的。第二个是城市化,第三个是服务化,这个词不太标准,就是服务业的发展。

  机械化、自动化是应对中国人工成本的提高,中国人工成本的提高从2010年开始,几乎每年在15%左右上升的。特别是非熟练的农民工,中国人工成本为什么提高有很多原因。有人口老龄化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随着年龄农民工参加工作,中国年轻人跟我们我们这一代不太一样,对休闲的需求比较高,工作的时间要希望短一点,休闲的时间希望长一点。什么意思?就是经济学上也有这个道理,收入增加了,当然需要时间休闲、逛商店、买东西、吃饭、旅游,这是休闲时间增加了。你现在可以看到,年轻人,特别是有的地方“农二代”年轻一代的农民工,你让他一个星期工作七天,他就接受不了。早一代的农民工想办法尽量工作七天,因为工资高一点。很多地方农民工要求一个星期最少休息一天,从工作七天到工作六天,一下子劳动时间少了七分之一。不管是人口老龄化也是一个因素,但是对休闲时间的提高,一下子降低了工作的时间。

  还有就是加班的时间,原来可以说加班,工作10个小时,12个小时,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加班,这些逐步的过程,一方面中国劳动力的增长下降,第二对休闲的需求提高。年轻的工人和年长的工人偏好不一样。我到广东去,他们企业说我们必须在厂里面搞一个很好的食堂,或者弄一个大排挡,这些工人才愿意在这里吃饭,要不然他们到厂外吃饭,厂里面的食堂太差。这些都是新的变化。这些问题在台湾、韩国八十年代都出现过,都出现了长达十年的15%左右的高增长。我判断中国可能已经进入这个时期。平均来讲未来五到十年,对非熟练工的工人工资涨10%到15%是趋势所在。好处是消费需求增加,坏处是我们用工的企业成本增加了,这个对企业来讲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挑战,怎么样利用新的趋势,变不利为有利,一怎么样利用将要可能扩大、已经扩大的需求市场,另一方面又怎么样避免人工成本的提高带来对企业利润的挤压。从成本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机械化、自动化就是一个必然的方向。不同的地方我们也见到很多例子,在不同程度上往这个方向转。如果你正好处在机械化、自动化的行业,生产特定特定的机械设备,这是一个很好的行业选择。如果你是非常非常劳动力密集性的企业,你就一定要考虑怎么样利用机械化的过程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如果你做不到,你就有被淘汰的可能。如果从整个投资的方向,如果我是一个新的投资者,我投资的方向、选择的行业肯定是会朝着机械化、自动化的方向选择。

  第二个是什么?城市化。为什么说城市化?这也是李克强副总理关注比较多的领域,城市化可以带动消费,也还可以带动投资。中国的城市化按照目前户籍人口计算城市化率只有33%左右,按照官方统计是51%多一点,官方城市化是一个比较假的城市化率,它统计的包括常住人口在内。我定义的城市化率,在这儿工作、生活、消费,你就是城市化,不管你有没有户口。在这儿消费,不是一日三餐在这里消费,是我在这儿房子、孩子在这儿上学,在这儿退休,符合这个条件不管你是农民工还是城市人,你就是城市人。还有1.5亿处于农民和城市人之间。现在是30%左右,十到二十年后能够真实的提高到70%左右,未来还有6亿人口城市化。这个在全世界是很难想象的。

  我到欧洲去,我经常有一个错觉,我有时候跟他们讲,我经常感觉他们是在放假,街上老没什么人,实际上就是没人,很多国家像丹麦、瑞典这些国家,这些国家的人口就是700万人口,所以说他们的城市化,全部城市化就700万人,一个国家。试想6亿人口的城市化是什么概念?这个在全世界没有看过。我们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对服务业的需求、对政府的要求、对公共产品的需求都会大量增加,那么所以沿着城市化的方向走的话,实际上它给我们带来的投资的机会,又有投资领域的又有消费领域的。所以我们在座的如果要选择投资的地点的话,这个里面就有一个讲究,就是你要选择投资地点是朝着城市化方向投资,不要逆城市化。三四线城市如果你要投房地产就不是好的选择,三四线城市未来会人口大量减少,甚至有的会成为空城,在那些地方投资未来就不是增值是贬值。就想到农民工的城市化,中国的农民工被剥夺比较厉害,因为农民工的投资渠道很简单,在城里面赚了钱回到老家盖房子。用十万块钱在边远的地方买的房子,十年以后他老家的房子空了,价值就是零。同样的十万块钱或者二十万,在太原郊区、北京郊区,在未来城市化的地方买房子,十年以后五十、六十万总是有的。现在城市化不足,伪城市化实际上是对农民工的第二次剥夺。这个和我们企业方向也是一样的。

  第三个就是叫服务化,就是服务业的发展。中国到目前为止,制造业是产能过剩,它有需要行业正有需要产业升级,但是中国的服务业投资是严重的不足。我举个例子是医疗行业,我现在在香港工作,我过了海关,别的都不是很大。你如果像去两边不同的医院感觉就是天壤之别,我在深圳没有看过病,原来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女儿一感冒,到儿童医院要从排队开始到打吊针、到结束没有六个小时完不了。到香港去就是打一个电话,感冒这个一般的情况下就十分钟、二十分钟就搞定,时间很短。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收入提高到这个阶段,中国医疗业不发达,中国的医疗服务行业跟实体经济发展之间的差距之大,我觉得是超出我们的想象。那么如果说真正意义上,这个当然需要服务业的开放,对医疗行业的投资、对金融行业、教育、交通、通讯、旅游等等这方面这些服务业,未来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结合城市化而言的一些服务业的的发展。所以说从大类来讲,就是未来五到十年,真正意义上能够有新的增长点三个方面,就是机械化自动化、城市化和服务化。

  那么这三个方面,我觉得机械化这个化已经开始了,城市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我们的土地制度,我们的土地制度目的是为了保护农民收入,失去地以后能够养活自己。农民想离开农村离不开,离不开的意思就是我想到城里来,不愿意免费放弃土地,想有偿放弃土地没有这个选择。有偿放弃土地可以有第一桶金在城市里买房子付一个首付。

  第三个就是服务业的发展。

  从总体上来讲,未来中国如果这三个方面都有比较持续的改革和发展的话,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增长保持在6%以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就想说民间资本的出路何在。我想谈三个比较一般性的看法,民间资本的出路第一个就在于民间金融的合法化。这个实际上大家看到已经有开始,我想山西也有很多小额信贷公司。这个是其中一步来设计怎么样让民间金融合法化。温州的金融改革也是从根本上走出一条金融合法化的路子。从银监会的角度来看,一个成功的小额信贷公司,三五年之后是有可能给你一个银行的牌照,让你直接转成银行。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三五年之后信用社、小银行的并购也会发生,像深圳银行,最近全国有一家信用社要破产。整个民间金融合法化的过程步伐可能会不断加快,如果说真正对金融这个行业有兴趣的话,我建议大家可以早参与,就是早参与进来有经验,有经验以后当然你要做得好,做不好没办法。民间金融或者是小额贷款公司,或者是小型银行,我们都是晋商的后代,比较有经验的就是说怎么样来创造一个自己独特的贷款技术,使得自己的贷款模式是可复制的。如果贷给亲戚100万,这种模式很简单,但做不大。真正能做大的,是把民间金融成长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力量,创新一套中小金融的模式。以前的钱庄、当铺是一种模式,如果真正做成功中小金融的模式,未来市场开放就会有很多机会。

  第二个我认为未来,刚才说到产能过剩,制造业会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行业整合,就是行业整合的过程中有两种情况,有一种就是没有竞争力的中小企业会倒闭,另一种情况就是有竞争力的企业并购其他的企业,这里面就有一个投资企业。我自己做企业做挺好,我一旦要并购资金就不够,我需要融资,或者是你自己作为投资者并购别人,或者参与别的比较有竞争力的企业一起来并购其他的企业,这也是未来制造业投资的很重要的方向。这里面关键的是价格,我碰到很多企业,现在资产价格不便宜,经济有可能继续往下,你在比较合适的时候如果能够通过行业并购把自己做大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我还是相信未来十年中国至少能够出个像苹果、三星公司这样的企业,中国未来十年前是一个能够出几家让中国的老百姓,让外国的投资者尊敬的企业,这些企业就很有可能在未来十年并购当中产生。有一点道理我们要明白,有企业倒,剩下的企业才能好,如果让所有的企业都不到,那么所有的企业都过得不好。如果这点政府意识到就很重要。怎么样在转型过程中让一批企业倒掉,剩下的企业提高效率,参与国际竞争。企业倒闭我觉得不是问题,我要避免企业倒闭导致的社会动荡。

  最后一点就是关于民间资本的出路,说得客套点就是民间资本参与基础设施投资等等。我想提出一点,为什么现在政府开始鼓励民营企业投资呢?道理很简单,因为地方政府没钱了。本来这个项目是地方政府的项目,是国有企业,现在让你投资变成民营的项目,它的含义是什么?它的含义是把未来的国有企业民营化。我觉得这个含义还是蛮深刻的,如果政府有钱的话,未来十年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现在地方政府没钱了,把未来的国有企业首先民营化了,没有这个过程,但是道理是一样的。还有一个过程就是现有一部分国有企业也存在民营化的可能。那么怎么样利用这样一个经济转型过程中参与进去,实际上存在一种九十年代末改制的可能性。这个改制原来是政府主导,必须走一条新路,就是让民间资本参与进来,减少政府投资。我从民间资本的出路来将我提三个方向,第一个是民间金融的合法化,从小做起,但是要做强。第二个就是制造业的并购,怎么样利用资本的组合在并购当中胜出,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企业。现在如果你日子比较难过的话,只要一部分企业倒闭你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只是这个过程比较痛苦。第三个就是参与中国经济民营化的过程。现在已经发生的是未来国有企业民营化,这种可能性存在,中国民营企业的民间资本的投资机会我觉得还是很广阔,时间关系,就说这么多,谢谢。

  

责任编辑:财新网 | 版面编辑:陈颖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