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康:新形势下的投资趋势

2012年12月21日 17:26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在12月16日举行的“财新中国经济季谈太原专场:寻找新一轮投资驱动”主题论坛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就新形势下的投资趋势进行了主题演讲,全文如下:

  我想先谈谈我们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基本判断。因为在企业层面考虑自己的生产经营,我个人感觉确实首先对于宏观走势要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所谓“先看大势”,看大势以后,再结合自己的行业、自己的企业,自己的相对优势,或者核心竞争力,掌握好经营战略。

  从现在的宏观大势来说,对于2012年的判断,总体来说已经有明显的共识,从综合分析的研判,得出了几乎一致的意见,一季度出现偏快下滑之后,在三季度完成了企稳触底,四季度是触底后的回升,相当大的可能从4.4回升到7.7左右,全年的经济增长7.7可以如愿实现,如果说四季度增长猛一点的话,也不排除到7.8,如果真的统计下来,没有那么乐观的回升,也就是7.6,全年在7.5以上。我个人的感觉,从工业增加值、效益水平、用电量、进出口情况,特别是PMI已经进入到稳定的回升轨迹,这些合在一起,7.7,甚至再偏高一点的可能性占更大的比重,这是比较乐观的判断。而且可以接着说,今年四季度的这样一个回升态势,它是我们小周期从前面的高点回落以后完成触底再回声的完转,它有一个惯性,即将延续到2013年一季度。这个惯性,再加上我们今年在政策操作,更加通过扩张性手段给经济升温的政策,这个政策最主要的是货币政策,从去年11月开始出手,今年上半年延续了又两次准备金存储率,两次降低利率,现在这个时候,这个政策效应会更明显地表现出来,明年一季度会往上走,而外部世界现在看起来,欧元区虽然是阴云密布,但是没有什么特别清晰的,像我们去年看到的,像意大利那时候数据表明要出现非常有压力的重大威胁,以及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明年开局以后是常规性金融危机以后我们复苏的东西。这些东西合在一起,比较大的可能性,我觉得从我自己的经验上,可以说出来这样的预测,明年一季度宏观经济指标会相当好看,这样一个经济指标会产生提振信心,使市场上的投资活动、消费活动趋于活跃的综合效应,再加上十八大召开以后,中国政治周期很多因素会展开发展和改革的新高潮期,新的领导集体,主要的领导者最近一段时间的种种亮相和表态,社会各界评价相当高,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了,难得地在股市上,对这种乐观情绪综合起来的,信心恢复的相对应的表现。

  从今年来看,在复杂情况下,我们又实现了“又好又快”增长的源头,7.7的年增长速度,在全世界经济体里边,特别是比较成功的经济体里面,足以使一般的发展业绩望尘莫及,是走在最高端的,最高的表现。那句老话,中国在不能独善其身的情况下,这一年,还真有点儿“风景这边独好”的特色。中国真正的问题,是在经济社会转轨的过程中,黄金发展期伴随着矛盾凸现期的矛盾,这个矛盾在积累,带有不确定性,大体上是在中长期发生的,如果我们不能真正实质性地深化改革、转变发展方式,那么不知道是早一点还是晚一点,快一点还是慢一点,我们可能会像其他某些经济体一样碰到问题,进入中等收入陷阱,我们一旦往陷阱里滑,那时候整个局面就会非常悲观,一旦开始向陷阱滑落,我估计很难拉回来。而很多拉美国家走进陷阱以后,出现几十年不振的情况。

  中国现在如果从居安思危的方向来看,一定要看到这种威胁,而且实话实说,可能在座的企业家,各位都很关心,思潮、情绪,有很多热点。中国这些年的情况很多是老百姓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中国的政治公信力如果再滑坡,很可能会出现塔西佗陷阱,如果政府和民众的关系到了一个临界点,哪怕你政府做的是正确的事,是完全必要的事,但是社会已经不认可,那时候,你政府再做什么努力,整个局面可能无法晚会。另一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就是强调一下,乐观的同时,我们要居安思危,要化解矛盾,避免政府公信力滑落,一定要有实质性的加快发展方式转变的作为,而这种作为的端倪,我们在十八大以后已经比较清楚地看到了。

  中国的股市确实是很令人丧气,这么多年,每一次牛市来的时候很短,不是一般的牛短熊长,那么你对中国的经济增长还有没有期待?如果已经没有什么期望,那么你处理处理家当,离开这个市场。或者你愿小打小闹做点儿长短期的操作,也可以做一点,但是如果你玩这样一些投资,其实意义不大了。有些人可能到了真正悲观的程度上,可能就是在战略上考虑,富到一定程度移民了事,但是我观察到,这个总体来说,不是投资界的主流,还是有大量的企业家,实际上在种种不满之后,仍然对中国的发展前景具有期待,这种期待就暗含着一种信心,信心就是相互关切,你如果还在基本面上,对它的长期发展有一定信心,有所期待,那么后面的逻辑,无非就是你耐心等待中国的资本市场成熟的过程中,争取把握住每次机会。

  最近这几天股市的迅速高涨还在观察,很可能是一个小的反弹。我个人认为,除了这些波动性很强的股市投资,还应该谈谈中国跟实体经济密切关联的,所谓产业角度的投资机会。我个人还是要说一下宏观层面的亮相所释放出来的明确信心。

  习总书记第一次讲话,有个核心的概念,就是老百姓都能听得懂的话,“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被评价为“非常接地气”,呼应老百姓的诉求。那么在下接地气之后,上面还要有战略,所以我们就跟着观察决策层的战略方面有什么样的动向。很快这个动向出来了,总书记除了在我们执政党的作风方面透露出重要信息,除了对国防、外交作出政策以后,他重走南巡,我看到有一位朋友很直率地评价,习总书记本身就是红二代,没有必要在就位之后,通过去井冈山,或者西柏坡等等强调他的红色传统,他明确走了小平同志南巡,整个把中国的局面引入一个康庄大道的轨迹,他给出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就是坚持改革开放。他在南巡的时候,说到的谈话要点是多角度的,但是有几句话对我们印象非常深,他说“我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期,必须不失时机地深化重要领导改革,改革开放是关键一招”,这和我们作为研究者的感受是高度吻合的。中国现在由于矛盾积累,进入改革和革命赛跑,和这个是高度吻合的,一定要让改革跑得更靠前一些,总书记已经把他的意思说出来了,是决定中国当代命运的关键一招,要敢于啃硬骨头,而且他明确地要求,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采用总体规划。

  李克强同志也有一些非常到位的讲话,他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改革的空间仍然十分巨大,让人民群众过上美好的生活,必须通过改革开放。后面还有几个“既要”和“又要”,可能各位知道,我认为在中国改革,必须有一个价税改革,必须打造不动产保有环节的房地产税,为这个,我在微博上也挨了很多骂,有些人情绪几分,用非常刺激性的语言来泄愤。小平同志说,要通过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加以推进。前不久我看到,我过去一向很敬重的行长说,房产税改革应该由人大先组织形成法律,然后再推进,听起来非常先进,但是我的解读是,如果真的按照这样的说法,等于就封杀了在房产税改革方面推进的空间。要想在现在,由人大牵头,最后形成法律文本,简单地说,不可能。或者套用北师大教授的说法,中国的房产税改革是150年以后的事。在很多中国转轨过程中,你要推进它,一定要允许先行先试,在某些时候,不要陷入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这个试和闯是不是就违法呢?也不是,它不违法。我只是举这样一个例子,我们从习近平、李克强同志的话中,可以看出他们都有所指的内容。你作为政治家,你应该有这样的担当,如果共产党人只求名的话,为人民服务落实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拿出历史担当来。

  在这个过程中,我怎么看新的投资机会?这种改革的推进显然会进入一个新阶段,在明年两会之前,就会有一些重要的信息,让我们看到年度做什么。比如今年要做成什么,但是种种原因没有做成,今年做什么,明年做什么,我们会有一个判断。下一年度两会之前,或者两会前后,这种年度的重点,改革的一些作为会看得很清楚。另外,最大的可能性,在明年的三中全会,会对于至少5到11年的改革,给出一个重要的文件,而这个文件出来,我们对通盘的顶层设计会看得比较清楚。

  比较大的概率事件是明年一季度的整个局面更活跃,市场主体更有预期的情况下,我们的投资机会一定会进入上升期。当然,在这个方面笼统地说有机会,或者有一拨,有一轮普遍高涨的机会,会重新解决企业的决策问题,跟着你还会分析你在这个过程中间,自己特定的机会在哪里,无论这个改革走得相对顺利还是坎坷,无论大势判断回升得猛还是热,其实对于企业家来说,有这么一个大阶段的走势判断就够用了,至于说政治上的东西,不用特别深入地进行解读,你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和这种大的形态形成一种吻合是完全必要的,看大势不需要你看到大势的细节。

  再往下,我没有在一线上的经验,纯粹是书生之见,谈谈自己的看法。有了大模样的判断以后,不要在意它是顺利还是坎坷。我们说到了五个坚持,第一个是加快市场经济结构的转变,在某些具体概念方面,它如果有自己相对的优势,一定要作为抓住不放的要点。比如国家已经规划了七大战略型产业,肯定是要给予特别重视的,在这里面有些已经热热闹闹地走了一轮,比如可再生能源、光复产业。那么我们相关的产业,新能源也好,新能源汽车也好,生物制药技术也好,我们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也好,在这里面,有自己某一个相对优势的要素里,一定要落实到相关的发展战略方案中去。而特别助长这个机遇的是,你能不能和这个政府的政策互动,快速对接上政府的支持,一方面不要太看重政府,另一方面,为什么不和自己对接?光复的问题我有一个说法,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光复企业的问题,是我们整个电力改变迟迟不能够真正实行进家入网,而进家入网的时候,就是明码标价标清楚,光复产生的电和风力产生的电,这些再生能源,一度电补多少钱,一起进家入网,这个问题就解决了。现在我们的电力企业垄断,整个行业的局面一下子滑下来了。如果我们真正能够通过电力行业的改革启动,进家入网,原来我们能够卖给外国人,这是问题里面最荒唐、最需要的部分,如果有配套改革,我个人感觉,整个光复行业的前景一下子就好了。中国这么大的能源市场,你要让他进去了、准入了,这些产能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悲观。

  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里面,我们在这些方面,无论是在某一个工艺上、某一个环节上,自己有特别的相对竞争优势,一定要抓住不放,而且要积极地把信息传递到政府的有关管理环节上。比如太阳能,早早财政部就宣布,要有2000亿资金来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被称为“金太阳工程”,光是太阳能就有2000亿资金放到这儿了。后来重点支持了什么?显示不明。光复、薄膜,虽然从太阳能到电能的转换率低,但是它的成本就低,尤其薄膜我们只要贴上去就解决问题了,每个薄膜就是一个小发电场,所以薄膜问题应该是非常主打的。

  我们太阳能有一个皇明,大家都知道,但是现在矛盾重重,他的技术是“热收集技术”,实话实说,政府想给支持,但是举棋不定,不敢大批地主导支持。我们的煤电油也是两条技术路线,山西一条,鄂尔多斯一条,现在也没有明确的地位。企业要干什么?尽快使这种政策路线明朗化起来,这样像“金太阳工程”等就会迅速兑现。所以企业一旦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一定要抓住,那你这个企业就是做大做强,进入快车道的状态。这种企业不多。

  跟着还有什么机遇?比如传统企业,餐饮,他跟着来就有机遇,现在我们很多产业园、开发区仍然在轰轰烈烈地建设,大家出去看一看,到处是建设工地的现象,那么这些产业园、试验区等等,他有规模效应,这些园区里面,无一例外地需要得到现在的后期支持,你招投标,把自己的产品,让这些产业园接受,成为一日三餐的供应商,这就是你的机遇。这个方面有很多的经验,也有很多我们自己稳妥的诀窍,需要企业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抓住。

  还有一点,消费层面中央非常看重扩大内需里的重点是提振消费,那么对于企业来说,其实可以从最基本的消费群体,这些消费群体的需求来观察,这就是你的机遇。中国来说,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会越来越提升。我们不说高等的消费,就说最基本的,老百姓过日子一般能解决的,或者中档的东西,人本主义、科学发展观,就是老百姓能够买到他逞心如意的东西。老人、小孩、女人、男人,这是老百姓的几部分。

  

评论
视听推荐